新聞來源https://tw.news.yahoo.com/讀-書大展-非典型青春啟蒙-215005325.html

精神啟蒙之外,閱讀是否具備生活的實用性?《大閱讀:讓孩子學會27種關鍵能力》中,宋怡慧以閱讀方式與她的學生一同面對生活中各種問題,但這不是一本以文學為主軸的讀本,而是透過閱讀正向理解人生,所以推薦的作品、作者間即使有相違的世界觀也不在討論範圍內。熱情洋溢的老師發掘各類文學、主題書,以問題為核心與學生商榷。雖然書單種類繁多,也未必能現實地解決人生大小問題,卻提供企業貸款了一個符合大眾期待的態度。

無論喜不喜歡《啟蒙時代》中的社會,年輕人在浩瀚的知識中懷抱淑世理想、在真實的生活中印證,這一片天地應該是許多知識分子嚮往過、也踐履過的青春。年輕知識分子的形象在台灣文學中也有過典型,他們對知識、社會無論是熱情、疑惑、投入還是疏離,都已經成為我們記憶那個時代的標誌。

宋怡慧相信文字的魅力,也堅信閱讀可以扭轉的範圍這麼廣大,顯現出她個人古典而素樸的氣質。但以另一個角度來理解,當年輕人閱讀文學、觀看電影不再是為了對抗讓人不滿的現實,而是藉以解釋、調和自己的人生時,《大閱讀》或許也昭示了承認現狀是我們這時代的重要特徵。

讀 書大展-非典型青春啟蒙 車貸

英國文學批評家泰瑞?伊格頓認為審美是政治無意識的代名詞,文化的背後有著對政治、社會的態度。因此文學經典化是各種權力競逐的過程,也是賦予作品多元解釋的過程。教科書的選文,由國家權力主導,代表當權者的價值觀。國家權力受節制後,商品力量介入,言論市場開放,百家爭鳴,質疑舊經典、塑造新經典成了文化現況,因此經典推薦者對社會的態度尤其值得探討。

實用性地扭轉人生

如鄭鴻生《青春之歌:追憶1970年代台灣左翼青年的一段如火年華》(聯經)裡以錢永祥為主的一群年輕人、陳映真《我的弟弟康雄》(洪範)中的康雄,甚至陳映真本人。這些作品無論是紀實的回憶或虛構的小說,都讓我們知道,在無聊嬉鬧的青春電影占領國民大腦之前,台灣曾經存在一代人,他們對知識探求與社會改革都付出過熱情。

最溫柔的國民教育

凌性傑、石曉楓主編的《人情的流轉:國民小說讀本》,國民是由作品裡的主角累積而成,這個主角經債務協商歷了日治、美援、白色恐怖,而後有了一個青春的轉折。此後兼容並蓄至兩岸華文作家,豐富度讓國民形象隱隱擴散,雖然立意從人情的流轉上解釋選文,但如影隨形的國族寓言也因此擴大了解釋面。

這兩本推薦閱讀的書,編著者都是目前在校的教師,雖然對文學的定義不同,也召喚不同的閱讀者,卻同樣擔憂體制內語文教育的不足,也不約而同希望面對現下教育所未能到達的目的。所以語文程度僅是一個開端,重要的是如何透過選讀的作品去理解歷史與當前的社會。但經由知識理解的社會與真實社會間有多少差異?青春啟蒙與社會實踐又有多少落差?

熱血無畏的那一代人

王安憶的《啟蒙時代》(麥田)就是以青春期學生熱情於知識、嚮往社會改革來寫人人聽過卻又難窺全貌的文化大革命。小說寫文革期間學校停課,國家教育中斷,正逢青春期的學生們在這段脫離教育體制的空閒裡,靠著自己的閱讀、闖蕩去感受世界。一般人片面所知的文革是充滿血腥、扭曲人性的年代,但《啟蒙時代》呈現的文革是一個由大概念、深刻理論所組成的社會,年輕人努力學習、大量記憶、背誦深奧的哲學篇章、討論龐大的哲學議題、關心人類的未來,並在生活中印證知識,把生活當成一場革命。

中國時報【3月策展人╱何間生(文字工作者)】

主編之一凌性傑對國民的形成有一種從閱讀者外展、轉化的期待:「文學教育具有情感教育的功能,那是一種最細緻的心靈境界,也是最具有美感的溝通。文學教育也可能是最溫柔的公民教育,畢竟,沒有理解,何來寬諒與同情?」閱讀小說、期待文學的功能擴大至公民教育,這是肯定文學具教化意義。兩位主編雖然著眼點不同,但皆圍繞在國民意義上,一個受期待、有文化素質的國民應該內外兼修,既了解自身進化為國民群體的大歷史,又能兼具美學素質。編者的期待接續文學史上以文學作為啟蒙方法的傳統。



內容來自YAHOO新聞


0B6C6E9C2F33345F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銀行借貸資格

p51zr5lnb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